“要系統梳理傳統文化資源,讓收藏在禁宮里的文物、陳列在廣闊大地上的遺產、書寫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來。”這是文化和旅游工作者一直努力的方向。掌握文化和旅游資源是做好保護開發利用工作的前提條件。文化和旅游系統肩負著“組織實施文化和旅游資源普查、挖掘、保護和利用工作”的職責,為做好資源普查工作,文化和旅游系統加強頂層推動、鼓勵各地創新,在旅游資源普查方面確定了7個試點省份,積累了豐碩試點經驗,為文化和旅游業高質量發展提供了重要支撐。

文化和旅游資源普查是文化和旅游業高質量發展的根本性、基礎性工作。文化和旅游部高度重視文化和旅游資源普查工作,在旅游資源普查方面,2019年初,文化和旅游部確定了7個旅游資源普查試點省份。各省份尤其是試點省份高度重視資源普查工作,積累了很多創新經驗、亮點成果,引發業界對資源普查工作的關注,以及對資源普查成果應用的期待。

頂層積極推動 科學有序落實

“摸清家底”才能精準施策,“如數家珍”才能更好利用。近年來,文化和旅游部積極推動文化和旅游資源普查工作,2019年印發了《中華文化資源普查工程實施方案》,目前,文物(不可移動文物、可移動文物)、古籍、非物質文化遺產、美術館藏品普查工作已經完成;正在推進中華文化資源公共數據庫建設。旅游資源分類探索始于20世紀90年代,1992年《中國旅游資源普查規范》發布,提出了旅游資源普查分類結構;2003年《旅游資源分類、調查與評價》國家標準公布,2017年進行了修訂;2019年文化和旅游部資源開發司出臺《旅游資源普查工作技術規程》。

回顧近年來的文化和旅游資源普查工作可以發現,資源普查專業技術性強,而且投入大、時間長,如,全國率先進行旅游資源普查的貴州省,組建了438個普查組同時推進工作,10萬余名普查員歷時一年多,完成17309個行政村(居委會)的外業實地普查工作,截至目前,貴州省共普查旅游資源82679處,其中新發現51626處。

為科學推進文化和旅游資源普查工作,文化和旅游部采取試點先行、有序推廣的辦法,確定了海南、貴州、四川、青海、浙江、內蒙古、重慶7個省區市為普查試點省份。試點省份堅持在省份內以點帶面,通過總結試點經驗,為全省其他地區提供借鑒參考,提升全省普查質量和效率。

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厲新建教授表示,旅游業在新時期的新發展亟需清晰的資源清單:一方面要通過普查工作更好了解哪些文化資源可以與旅游市場結合,從而推動高質量融合;另一方面,要通過普查工作關注新的旅游資源類型,更好地利用資源、開發產品、拓展發展空間。

加強組織領導 注重守正創新

文化和旅游資源普查工作涉及面寬、動員范圍廣,只有加強組織領導,才能取得良好效果。如,文物普查是在國務院統一領導下進行的,國務院成立由15個部門組成的全國文物普查領導小組,負責普查工作的組織等;四川省委、省政府將普查工作納入2019年全省重點工作,成立了省市縣三級普查辦和專家委員會;重慶將市旅游經濟發展領導小組作為全市旅游資源普查的領導機構,建立市區兩級整體聯動和督查機制。

各省份在推進資源普查工作中還十分注重守正創新。海南在遵循《旅游資源分類、調查與評價》國家標準的基礎上,補充了雨林、沙灘與海岸等特色類型,形成了本省旅游資源分類方案。四川省增加了盆地景觀特色類型,并優化了資源評價因子。貴州省著力“求新”,新發現的旅游資源占比達62.44%,實現了資源全掌控。

中科院旅游與社會文化地理研究室主任鐘林生認為,作為普查工作重要依據之一,《旅游資源分類、調查與評價》標準的分類思路與分類體系,得到業界廣泛認同,普查工作需要“守正”;同時,我國地域廣闊、文旅資源豐富,加上行業發展迅速,普查工作也需要“創新”。《旅游資源分類、調查與評價》標準本身具有開放性,標準中明確提出“如果發現本分類沒有包括的基本類型時,使用者可自行增加”。

強化文旅融合 突出技術支撐

各省份在開展文化和旅游資源普查中,積極落實文化和旅游部相關部署,強化文旅融合。四川、青海、內蒙古等地均統籌開展文化資源和旅游資源普查,實現由側重旅游向文化和旅游并重轉變,做到應普盡普、應查盡查。貴州、浙江等地主動適應文化和旅游發展的新趨勢新特點,加大美食、音樂、體育、康養、網紅打卡地等新興文旅資源的普查力度。

對此,福建師范大學旅游學院宋立中教授認為,在資源普查中強化文旅融合,有利于提煉文化IP,避免同質化;有利于文旅“健康”融合,防止對文化資源的“戲說”“誤說”,更好保持文旅融合的“初心”。

各地還不斷加強資源普查的技術支撐。旅游資源普查各試點省份積極運用衛星影像、遙感測繪、無人機航拍、大數據等先進技術,全面摸清“家底”,建立旅游資源普查數據庫和外業采集系統等。四川省在普查中借助3S(RS遙感、GPS全球定位系統、GIS地理信息系統)技術,強化資源位置點的識別、定位、存儲和管理分析等工作。浙江省充分利用地理測繪、廣電技術、航拍攝影等科技手段,對單體資源進行系統采集,并實現數據共享和動態管理。

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研究員席建超認為,以遙感等現代信息技術為支撐,是本輪資源普查最突出的特點之一,這具有重要意義。一是有利于貫徹國土空間規劃要求,明確資源開發利用邊界和紅線;二是實現普查數據聯網直報,全面提升普查準確率、效率;三是有助于提升普查結果市場化應用和信息化管理服務水平,真正實現全社會共享。

嚴格質量把控 創新成果應用

各省份高度重視文化和旅游資源普查質量把控。在旅游資源普查中,海南省建立普查組、市縣工作人員、地方專家、中科院專家四級核查與確認機制,保證資源普查的正確性和完整性。四川省建立周報、月報、通報制度,及時掌握和督促各地普查進度,并隨機核查10%的一至三級旅游資源和全部四、五級旅游資源。重慶市強化技術篩查力度,設置數據入庫、出庫規則,嚴控普查數據錄入質量。

“只有在資源普查質量把控工作中做到科學性與實用性統一,才能真正實現資源普查工作的‘初心’,才能為高質量旅游產品體系的打造提供更加精準的支撐。”南開大學旅游與服務學院馬曉龍教授說。

各省份在做好資源普查工作的同時,還積極創新資源普查成果應用。貴州省將普查成果與旅游扶貧工作有機結合,惠及80多萬貧困人口。海南省形成了“五個一”成果,即“一個標準、一個系統、一套圖集、一個報告、一個指南”,為旅游項目開發、招商引資、項目策劃等打下了堅實基礎。

“當下資源普查面臨的形勢可以用‘易’‘融’兩個字來概括。”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文旅研究中心主任、景觀學系副主任鄔東璠認為,從文旅融合視角看,文旅資源的內涵與外延都在不斷拓展,體現了“易”;從國土空間規劃視角看,重新梳理文旅資源以便使其更好融入多規合一體系,體現的是“融”。